沙漠上有星星墜落。

這個描寫……

小笛:

金突然想起来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认真看过格瑞了。

他侧头,视线从那接触手机屏幕的白皙修长的手指一点点上移,扫过衣袖口伸出的手腕,再到弯曲的手臂、宽阔的肩膀、衬衫口间依稀可见的锁骨,还有那不可忽略的喉结。

金从没有看得这么仔细过,他知道,因为这些看似熟悉的一切让他突然心悸,随着春风吹拂挠得心痒起来。但这还不够,金决定要认真看格瑞的,像是为了完成他给自己定下的任务一般,他眨了眨眼,压下喉咙里干涩的感觉,将视线继续朝上挪动。

棱角分明的下巴,薄唇抿紧,再到挺立的鼻梁,面无表情的模样看得旁人不敢轻易搭话。可是在金的记忆里它们都曾圆润过,那些稚气的,柔软的,亦或是不成熟的,如今这些都不复存在。金感到惊讶,仿佛这些变化他从来都没注意过,就像他从没发现过格瑞的侧脸能这么让他心动不已一样。

那些暖阳洋洋洒洒地落在格瑞银色的长发上,被发丝割碎,缀到他的睫毛上,坠进眼睛里。格瑞正在看手机,阳光给他的轮廓笼上一层薄薄的光,让那双充满专注的紫色变得明灭不清。

轻巧的呼吸声中,是自己才能听到的心跳。

金看得入神了,甚至都忘记眨眼,视线就停在了格瑞的眼睛里,望入那一片平静的薰衣草色里。他连呼吸都变得缓长而小心,注视在不知不觉间成了沉醉。

直到格瑞发现了金的视线,他微微抬头,细碎的银发扫过额头。

无声的询问让金回过神。

怎么了?

金眨眨眼,抿嘴摇头。

又是一阵春风,吹得树枝摇晃,心跳不止。

不会画画的射击选手:

练习

评论
热度(892)

© 蜉蝣不會游 | Powered by LOFTER